?

谁夺去了我的酒杯,把我推倒在床上。 巾生一般都穿着长褶子

作者:张芯瑜 来源:伊妹儿 浏览: 【 】 发布时间:2019-10-22 06:11 评论数:

  昆曲表演中有这么一个说法,谁夺去了我上叫做:谁夺去了我上"文扇胸,武扇腰,丑扇肚,媒扇肩,僧扇手心,道扇袖。"扇胸是非常风雅的,巾生一般都穿着长褶子,长衫颜色浅浅淡淡,扇子在胸前飘飘逸逸,儒雅风流,这是非常符合他的身份气质的。无法想象,一个巾生把扇子拿在肚子上会是多么的可笑。武者身形高大,气魄较强,如果他的扇子缓缓在胸部扇动,那反倒显得拘泥了,所以武行扇扇子一定扇在腰上,令人感觉整个人气势是阔大的。丑诙谐幽默,扇子扇到肚子上,这本身就具有喜剧感。媒婆扇子扇到肩上,展现的是她们阿谀逢迎、八面玲珑的个性,将扇子拿得高高的,自然而然就表现出一种有点轻浮的、油滑的市井中说媒拉纤的形象。"僧扇手心,道扇袖"则反映的是出家人与凡俗的不同。

在空旷的舞台上,酒杯,把昆曲演员连唱带做,酒杯,把要将林冲的内心活动全部外化。所谓"男怕《夜奔》",怕的就是这一番从心力到体力上的全神贯注,怕的就是要用这番唱、做使观众看到林冲走过的逃亡之路的同时也看到他的心路历程:"怀揣着雪刃刀",深夜疾行,"急走羊肠去路遥"。 可以想象,天上星月昏暗,手中不敢有灯笼,借着微弱的星光走在羊肠道上,每行进一步都是那么艰难。他看到的是"一霎时云迷雾罩",这番景象不只是他看到的现实景况,更是他心中愁云不解的深层映照。他还看到"疏喇喇风吹叶落",只有在落叶时节人们才会感受到生命的芳华已过,葱茏繁茂不再。林冲走在落叶时节,也正是英雄落难的时节。伴随着凄凉景象,他又听到了"震山林声声虎啸,又听得哀哀猿叫",如果说虎啸还只是让人心惊,那哀哀的猿啼则令人潸然泪下。此时又忽见"乌鸦阵阵起松梢",鸦声阵阵,再伴着"数声残角断渔樵",一个被逼得仓惶逃命的英雄,所见所闻尽是凄凉,他内心的悲怆可想而知。大段唱词营造出来的氛围,再加上他奔走在崎岖山路上的繁复身段,把一个内心备受煎熬的英雄形象凸显出来了。在昆曲的兴起地,我推倒在床丑的念白多以苏白为主,我推倒在床因而对于非吴语地区的观众来说,看昆曲丑戏有一个较大的障碍-念白。如果能够解决语言这个障碍,真正融入到情节中去,往往会看到一些极精彩的亮点。比如说,《鲛绡记》中《写状》一出。《写状》的主要人物讼师贾主文由付来扮演。贾主文一辈子给人写状为生,为了一己之私写过不少昧心的状子,如今年事已高,潜隐在家,假装修行向佛,表示不愿再做缺德生意。此时,富豪刘君玉因央媒为其劣子向沈府求亲遭拒,怀恨在心,设法报复,找上门来。

  谁夺去了我的酒杯,把我推倒在床上。

在昆曲里面,谁夺去了我上诙谐占了不小的比例。在昆曲舞台上,酒杯,把苍凉同样可以表现为一种美丽,酒杯,把让人魂牵梦萦。苍凉为什么也可以是一种美呢?因为它不是让人裹挟其中不可挣脱,而是让人超越、玩味,从而展现出我们人生中那样一种细腻委婉的情致。在网络上,我推倒在床还有一个提法叫做"慢活"。慢活是一种什么样的生活方式?它是指我们每天可以做一些从容舒缓的运动,我推倒在床比如说打打太极拳,练练瑜伽;过一过环保的生活,能够节约能源,能够有大段悠闲的时间与家人、与朋友分享。所有这些健康从容的生活方式就是慢活。但是慢活似乎离我们越来越远了。人不慢下来,怎么能看见自己呢?不从容怎么来得及做梦呢?这就是杜丽娘说的:"不到园林,怎知春色如许?"

  谁夺去了我的酒杯,把我推倒在床上。

在我们今天的生活里,谁夺去了我上包括我们看的小说、谁夺去了我上电视剧中,都可以看到这样的人物,比如说《贫嘴张大民的幸福生活》中的那个张大民。如果在昆曲舞台上,贫嘴的张大民应该就是一个丑角。他是一个在生活中处处遭遇尴尬的人,他的家庭生活拮据,家中弟妹成群,老母有病在身,无钱无房,不得不围着一棵树搭了一间房;他的工作并不顺利,一个下岗的工人,前途未卜。倘若将这些元素一一罗列出来,实在看不出张大民具备了幸福的资本,但是小说却一直围绕着一个核心-他的幸福-去讲述他的生活。事实上,贫嘴也是一种生活态度。张大民的贫嘴化解了不少生活中的困难,遇到事情他能够有另外一种想法,能够有另外一种解决问题的方式。结婚没有房子,他可以围着树搭出房子;床中间有一棵树,他觉得倒很有纪念意义,所以给儿子起名叫小树。这些夸张的细节,让人觉得既出乎想象,但又合乎情理。在我少女时代的记忆里,酒杯,把戏曲的造型是那样强烈地对立着,酒杯,把呈现出不可思议的反差:一端是革命现代样板戏,男人如郭建光的十八棵青松、杨子荣威虎山上潇洒英雄、洪常青的烈火中永生,女人如李铁梅的提篮小卖、江水英的龙江精神、阿庆嫂的垒起七星灶铜壶煮三江……而另一端,在爸爸的老唱片里还藏着另外一个世界,那里的男人可以为将、可以为相、可以为儒雅巾生,可以扎大靠、可以戴髯口、可以舞翎子、也可以翩翩一扇开合在手,那里的女人裙纱明艳,珠翠满头,玉指纤纤,水袖盈盈,为她们的男人追魂寻魄生死缠绵……

  谁夺去了我的酒杯,把我推倒在床上。

在这里我们还要说一说昆曲的行当。为什么《刀会》会体现出如许正气,我推倒在床能给观众带来如许震撼?这与关羽的扮相是有关系的。戏曲舞台上,我推倒在床关羽的红脸扮相与曹操的白脸扮相久已深入人心。中国人的审美很有意思,历史中的成与败跟道德中的评价往往是不一致的。历史上的曹操是魏武帝,他创建了曹魏政权,对于结束乱世实现统一无疑是有很大贡献的。而在民间的传说中,曹操却是大奸大恶的代表,正义的化身永远是他的对手刘备、关羽、张飞、诸葛亮。

在这样一个春天,谁夺去了我上杜丽娘看到了什么?她说:谁夺去了我上"袅晴丝吹来闲庭院,摇漾春如线。"觉得难懂吗?其实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很多人都读过朦胧诗,汤显祖写的不正是朦胧诗么?春天啊是袅袅地吹来,摇漾得像细细的若有若无的线一样。只有这样细细的线缭绕于心,才会勾起那些剪不断、理还乱、丝丝缕缕的心愁。面对如许美丽的春光,杜丽娘想:我是一个什么样的生命呢?于是,她似不经意地瞥了一眼菱花镜,一下照见自己的容颜。仅这一瞥,已然害得她心慌意乱,嗔怪菱花镜"偷人半面",羞答答地把如云青髻都弄偏了。此时,杜丽娘更加犹豫不决,"步香闺怎便把全身现",我能走出去吗?我将要看见的究竟是春光还是自己呢?自己一直关闭着的生命在这样一个万物复苏的时节,能遇见什么样的愁绪和心事呢?这时候的杜丽娘并不知道有一个梦幻在等着她,她不知道自己的心会惊断在这个梦里,甚至会把自己的青春、性命全搭进去,而且是那么无怨无悔、心甘情愿!此时的她,即使往外走一步都是那么迟疑!第二天,酒杯,把大华酒店的服务生上来送东西:酒杯,把整整一大纸袋全是曲谱:《振飞曲谱》,《兆琪曲谱》……每一本扉页上都写着"于丹贤妹惠存",下落"为林敬赠",也就是说这书一"借"就归我了。第二大纸袋是为林兄当团长以来完成的一百四十多出传统折子戏录像DVD,我需要的戏码几乎全在上面了。另外还有满满一纸箱漾了蜜汁般的鲜桃子。

我推倒在床第三部分第一天晚上是名家清唱,谁夺去了我上开场之前,谁夺去了我上苏州昆剧院蔡少华院长把我和马东带到后台,除了向汪世瑜老师报到之外,我在那个狭长的小化妆间里还见到了久违的浙昆名旦王奉梅老师,中国最好的昆曲大官生蔡正仁老师,"第一老生"计镇华老师,有"活关公"之称的侯少奎老师,上昆名旦梁谷音老师……蔡正仁老师握着我的手说:"于老师,我本来就要去北京找你的!"身形魁伟挺拔的侯少奎老师一双大手握紧我,声如洪钟:"好好讲讲我们的昆曲!"

电视这个东西很容易让人误读。按老百姓的看法,酒杯,把会觉得无论私下里多没正形儿的人一上电视肯定就一脸严肃了,酒杯,把可是在职业主持人里,偏偏就有那么几个跟大家想法正好相反的人:电视上一脸坏笑,伶牙俐齿,私底下少言寡语,心地柔软慈悲,在家吃饭的时候比在外面应酬的时候多,跟书泡在一块儿的时候比跟人扎堆儿的时候多。崔永元是这么个人,马东也是这么个人。杜丽娘说,我推倒在床看看眼前的风景吧,我推倒在床"朝飞暮卷,云霞翠轩,雨丝风片,烟波画船,锦屏人忒看的这韶光贱"!时光一天一天流过,清晨,朝霞喷薄而出,黄昏,晚霞在一片暮霭中淡去,一切都在云蒸霞蔚之中,雨是丝丝缕缕地来,烟是一片一片地吹……所有的这一切就是"韶光"。但是韶光在这样一个被锦绣屏风遮着的佳人眼中似乎又很平常,因为它跟自己的生命没有关系。"遍青山,啼红了杜鹃,那荼外烟丝醉软",春光无限,然而在她看来,春天总要抛人远的,牡丹花虽然繁盛,终归也要凋零,自己的生命又有多少能握在手里呢?于是,杜丽娘说,罢了,就算"赏遍了十二亭台是枉然",这样的一个春天"观之不足由他缱",我不看了,回去罢。在心意寥落间,杜丽娘回房去了。人虽回到房中,心里的牵挂却转而更深,那样的一种缭乱愁绪让她渐渐入梦,这就是《牡丹亭》里最着名的《惊梦》。

最近更新

点击排行